【罗路篇】当他们看到自己与路飞的R级限制本子时(上)

★ALL路向系列文,原著背景。

☆OOC与BUG齐飞

★本篇CP:罗X路飞


注意,本系列为ALL路CP洁癖还请慎入


这篇只是个上,

所以看起来跟标题八竿子打不着Orz


娜美,罗宾,克尔拉腐女设定。


时间线是接连着发生的。


前篇请走:


索路篇     香路篇      萨路篇 




正文:



罗从来都是个很有计划的人。

 

换句话说,他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也明白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

与同期超新星们的锋芒毕露相比,他要内敛的多,看似不争不抢,实则心思缜密,步步为营。

 

屠戮海贼,上缴心脏,谋划成为七武海,绑架凯撒,算计明哥……

 

他的计谋是如此的完美无缺。

 

如果非要说什么是在他意料之外的话,那也只有遇上路飞这个变数了吧。

 

 

 

夜,某条小巷内。

 

“喂,草帽当家的!醒醒!”罗拍了拍路飞的右侧脸颊,力道不轻不重,打着也不疼不痒,显然,根本不可能叫醒昏睡中的少年。

 

为什么……这么烫?

罗微微蹙眉,用手背贴了贴路飞的额头。

 

发烧了?

 

“嗯……”

然而,不等他做进一步检查,路飞似是感受到了外界的触碰,呓语着,一把抱住了他的手臂,还用那滚烫的脸颊来回蹭着他的手背。

 

 

活像一只撒娇的猫咪。

 

 

见状,罗眉头皱的更深了。他其实并不喜欢与他人有过多的肢体触碰,更何况还是这般亲密的举动。

 

微微敛眸,抿了抿唇,他却并没有要抽回胳膊的意思。

 

“啧……”罗迟疑了片刻,逗弄般地用两指轻轻捏住少年的鼻子,待少年不舒服地抖了抖,晃着脑袋挣脱后,他嘴角上扬些许弧度,流露出一抹连自己都没能察觉到的笑意,“你的同伴呢?他们怎么可能会放任你流落那种肮脏的地方?草帽当家的。”

 

明知少年此刻无法回答,罗还是自言自语地低声发问道。

 

那个肮脏的地方以金钱和权力至上。

 

不管你是无辜的平民百姓也好,还是臭名昭著的海贼强盗也罢,哪怕你是条单纯善良,不谙世事的貌美人鱼,只要沦落到这里,自由将会成为一种奢望,而你,连自己死亡的方式都无权决定。

 

这个地方名为——人/口拍卖会场。

 

 

罗正是在这里发现路飞的。

 

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幕。

 

少年的手脚,脖颈都戴着镣/铐,在铁笼里睡得沉稳,殊不知自己被扒光了衣裳,作为一件待出售的商品展现在众人面前。

 

人贩子似乎并不知道路飞的来历,而会场主持人也没有将眼前这赤裸的少年同那新生的海上第五皇联系到一起,只当是一个漂亮的失足少年,因此起拍价并不高,仅仅三千万贝利。

 

前排有几位贵族打扮的中年男人早就迫不及待地站起身,瞪直了双眼,竞相开价,大有一副已经将少年收入囊中的架势。

 

罗沉默着压低帽檐,勾了勾嘴角,不知是在嘲讽还是嫌恶。

 

“七千万!”

 

“八千万!”

 

“八千五百万!”

 

“一亿!”

 

“……”

 

“……”

 

待得几位男人分出胜负,罗这才缓缓举牌,不急不躁的开口。

 

“三亿!”

 

瞬间震惊了全场。

 

看着台上主持人那双眼放光的小人模样,罗低头,掩饰住眸中的厌恶。

 

要是让他知道,眼前这少年可是现如今风头正热,价值十五亿的超级大海贼,却以三亿被人拍走,怕是连肠子都要悔青了。

 

 

罗竞拍成功了。

 

 

少年被带了下去,他从头到尾都在昏睡着,完全不知自己曾卷入了怎样的风波。

 

罗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继续稳坐在椅子上,他明显感觉到,周围不少人都有意无意地向他投来探究的目光。

 

被盯上了。

 

是因为他刚才的“阔绰”举动吗?

 

拍卖会里常发生的事,一些出手过于大方却没什么自保能力的金主,往往刚出会场就会被杀人越“货”。

 

食指轻轻敲击着扶手,罗暗自思索对策。

 

以他的果实能力,直接将路飞带离这里也并非不可能,只是太过张扬,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他也不想将自己的伙伴置于危险的境地。

 

他又不是草帽当家的,怎么可能会大咧咧地直冲上去救人。

 

想起同路飞的初见,罗顿了顿,心头的烦躁感瞬间弱了几分。

 

上次是因为那家伙打了天龙人后还大闹会场,他无端被卷入风波,还被写成了同党。

这次是为那家伙赎身,他花了钱不说,还被贪财的小人盯上……

 

真不愧是个爱惹麻烦的家伙啊……草帽当家的。

 

表情虽然充满了嫌弃,但同罗相处已久的船员们不难看出,他们的船长此刻心情很好,甚至算得上是愉悦。

 

真是矛盾呢,他们的船长。

 

秉持着看破不说破的原则,船员们心照不宣。

 

 

 

这场肮脏的交易还未结束。

 

 

貌美的少女,强壮的男人,哪怕是曾经叱咤海上的一方首领……他们站在台上,或是哭泣,或是麻木,又或者绝望,他们清楚,接下来迎接他们的将会是什么。

 

而那些所谓的上等人们则继续着他们的狂欢,呲着金牙对“商品”们品头论足,相互调侃寒暄,又玩闹赌气般地开价竞拍。

 

对他们而言,这不过是一场专属于上等社会的游戏罢了。

 

这一切,都那么令人作呕。

 

罗脸上的不耐烦之意愈加浓重,他淡淡地瞥了眼站在台上瑟瑟发抖的少女。

 

那可怜的小羊羔正被一群肥头大耳的恶狼当做玩偶一样追逐开价,可以说无论获胜者是谁,她的下场恐怕都不会好过。

 

漫不经心地收回视线,罗侧歪着脑袋,百无聊赖地看着眼前这场闹剧。若不是之前拍下了路飞,必须等到这一切结束后才能进行交易,他早就想离开了。

 

 

毕竟,他可不是什么慈善家,没那么好的心肠。

 

他不想,也没有那个义务去帮这些可怜人脱离虎口。

 

更何况,他是个海贼,一个作恶多端的海贼。

 

你见过海贼救人的吗?

 

突然间,脑海中闪过草帽小子的灿烂笑容,罗刚刚才挑起的嘴角瞬间下撇。

 

……当他没说。

 

 

 

 

不知过了多久,这场罪恶的黑色交易终于落下帷幕。

 

罗安排自己的船员悄然离开后,才同其他金主一起来到幕后,领取自己竞拍的“商品”。

 

不少奴/隶已经放弃了挣扎,暗暗啜泣着。

 

更有甚者,徒劳地做着最后的反抗,却只能换来更加激烈的毒打。

 

只有路飞是如此地安静。与悲伤绝望的氛围格格不入——他还在沉睡,身上被胡乱地套着件破衣服。

 

 

“喂——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罗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情绪的外泄。

 

被吼个正着的主持人倒也没有生气,他上下打量着罗,虽然对方披着斗篷,看不清外貌,但见多识广的他,能感觉到眼前这名青年身上有着其他金主所没有的气势,怕是出身非富即贵,特地乔装打扮出来,买个少年回去当禁/脔。

 

想至此,男人立刻换上职业假笑,搓着手解释道:“别担心,这小子太能闹腾,差点把房顶都拆了。以防万一,我们只好给他喂了点安神药。一会就醒了,绝对服务周到。”

 

 

安神药?

 

罗拧眉,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

 

看着男人那张近乎谄媚的笑脸,他一句话也不想多说。

 

待男人打开锁后,罗打横抱起熟睡的少年,快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果不其然,没等他跑多远,之前那些盯上他的强盗们便趁着夜色现身了。

 

不过是群乌合之众,罗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一句“ROOM”便能将他们耍的团团转。

 

 

 

尽管如此,要想彻底脱身,罗还是费了一番功夫。

 

 

 

此刻,天色渐晚,路飞全身发热,依然没有转醒的迹象。

 

不像是中毒,反倒像是……

 

罗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阴晴不定。

 

就在这时,手上突然传来的剧烈疼痛打断了他的思绪。

 

“嘶——”

 

罗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见路飞正啃咬着他的手背,同时还不安分地扭动着身体,挣扎着想要将身上的衣物褪去。

 

心底的猜想逐渐被证实。

 

罗站起身,试着抽回手臂,谁料路飞反而抱的更紧,牙齿也咬合更加卖力,隐隐有着撕扯的架势。

 

“我的……肉!别跑……吃了……肉,就、就不会难受了……”

 

路飞死死地咬着罗的手背,就是不肯松口,嘴里似乎还在嘟囔着什么。

 

“草帽当家的,我可不是你的食物!”

 

吃疼之下,罗本能地想用手肘反击,但还没有触碰到路飞的发梢,他就停了下来,迟疑了片刻,又反手改为巴掌,不客气地落在少年的屁股上。

 

不愧是橡胶做的身体,很有弹性。

 

罗不禁暗自感叹。

 

“唔……”

 

路飞身体轻颤,牙齿的力道却松缓了下来。

 

见状,罗挑眉,笑容变得玩味起来,似乎连手背上的疼痛都淡了几分。

 

可还不等他第二个巴掌落下,罗瞬间感受到一股极其浓重的杀意,从天而降。

 

他猛地抬头,只见那森白的刀面泛着寒光,正直直地向他砍来。

 

瞳孔微缩,顾不得左手的疼痛,罗迅速揽过路飞,借着果实能力,几乎是瞬息间就闪到了几米开外。

 

罗死死盯着来人。

 

被他护在怀中的路飞却依然咬着他的手背,还没有彻底松口,再加上之前,他为躲避攻击而动作幅度过大,那被咬合的地方已经隐隐渗透出血珠。

 

比起他的狼狈,来人要潇洒的多,见一招落空,却也没有乘胜追击,反而将刀抗在肩上,缓步走出阴影。

 

那胸膛的伤疤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狰狞,脸上的笑容也透着几分说不出的邪气。

 

“你,这是要对别人的船长做什么?”



——————————


【罗路篇•未完】



罗路篇稍微多一点。


都怪我扯的太多了,路飞的事情会讲清楚前因后果。


对不起,罗被我写的好像个变/态Orz。

热度 517
时间 2020.03.14
评论(51)
热度(517)
  1. 共17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