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路篇】当他们看到自己与路飞的R级限制本子时

★ALL路向,原著背景,轻松沙雕

☆OOC与BUG齐飞

★本篇CP:萨博X路飞


罗宾,娜美,克尔拉腐女设定


另外,本篇提到的萨路X漫画,真实存在。

ALL路论坛就可以看,名为《不和哥哥H的话就出不去》


若是LOF你人工审核,我真的没有违规,请手下留情!



以上请避雷。


前情:索路篇     香路篇 


————————


正文:




如果有一天,你睁开眼睛,发现在自己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里,并且房门紧锁,你会怎么办?

 

 

“烧掉。”萨博不假思索,同时掌心冒出一簇火焰。

 

 

那……如果还是那个房间,你醒来后发现自己的身旁多了个路飞。但无论你们做什么,都无法破坏房间分毫,只有H才能出去,你会怎么做?

 

 

“……?”

萨博眯起眼睛,笑的如沐春风,双拳燃烧起熊熊烈火,却令人感受不到半分温暖,反倒是同坠入冰窖一般,彻骨地寒冷。

 

 

“风太大,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不过所幸,萨博本人并没有直接遇到上述问题。

 

他不过是看了一本漫画。

 

一本直击他心灵,震撼他全家,不对,震撼整个GMJ的漫画。

 

 

 

事情还要从清晨说起。

 

 

 

 

 

 

“这是什么?”

 

 

萨博莫名其妙地看着被克尔拉强行塞进自己怀中的褐色纸袋。

 

稍微有一些沉,不像是食物,倒像是信纸或者……书?

 

他下意识用手掌掂量着纸袋的形状,心中默默估量。

 

 

“你要去见路飞的话,顺便,帮我把这个带给罗宾姐吧。”

 

 

“我有说我要去找路飞吗?”

 

话虽这么说,但萨博还是好好地将纸袋收入衣兜。

 

 

克尔拉不以为然,一副早就看透了的模样:“你前一段时间那么拼命地工作,不就是为了今天腾出空去见路飞吗?”

 

“再说了,我昨天正好撞见你和龙先生的对话……‘探望弟弟’什么的,你确定要我再重复一遍?”

 

“……真是的,每天弟弟长弟弟短的,别说龙先生了,我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面对克尔拉的低声抱怨,萨博坦然地笑笑,也不反驳。

 

平心而论,无论是面对敌人,还是同伴,他确实时常将路飞挂在嘴边,不厌其烦地秀着他们的“兄弟爱”。

对于前者,他只不过想要向世人表明,火拳艾斯虽已逝世,但同为兄长,路飞的背后永远有他在。

而面对后者……炫耀自己的弟弟,需要理由么?

 

 

 

临行前,克尔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脸上的神情变幻莫测,不知在打些什么主意:“对了,萨博,你绝对不可以打开这个纸袋,记住,绝对不可以。”

 

 

“……你是在告诉我,一定要打开看吗?”

 

 

 

———

 

 

即便萨博以自己出身于那样的贵族之家为耻。

 

但不可否认,他身上确实保留下了许多贵族望尘莫及的优良气质,举手投足间,尽显贵族风度。

 

因此,他自然不会私自去探究同伴的隐私。

 

“潘多拉的魔盒吗?”萨博盘腿端坐在乌鸦背后,淡然地瞥了眼那密封着的褐色纸袋,回想起不久前克尔拉的那番话,不置可否地摇摇头,又将其塞入怀中。

 

 

此刻,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吸引他了,他只想快点见到路飞罢了。

 

 

 

 

如果不是一个临海的小村庄正在被海贼打劫。

如果不是他正巧飞过那个村庄的上空。

如果不是他为击败海贼,而情急之下化身火焰。

如果不是那褐色纸袋正巧被他蹦出的零星火苗烧坏。

 

那么,他大概一辈子也不会知道那纸袋里到底装着什么。

 

 

可惜没有如果。

 

 

所以,潘多拉的魔盒,到底还是被打开了。

 

 

 

萨博心情有些复杂。

 

他虽然有料想到女孩子之间一定有着属于女孩子的小秘密,但他绝对没有想过,克尔拉与罗宾之间竟会有如此……奔放的话题?

 

 

此时,萨博正捧着本成人级别的高X漫画,脸上的笑容有一丝僵硬。

 

若只是普通的成人向漫画,他倒也不会有如此剧烈的反应。

毕竟女孩子也是人。

男人都有着身体的欲望,女人又为何要压抑着自己?遵循内心的渴望,这没什么好羞耻的。

 

但是……

 

萨博死死盯着漫画里路飞赤//裸的身体,两道炽热的视线几乎要化为火光,似乎下一秒就能将漫画烧成灰烬。

 

是的,漫画的主人公是路飞……与他。

 

因为作者的画功堪称完美,人物刻画的更是入骨三分,再者,他从不会错认弟弟的模样。

 

书中,他们被困在一个只放有床的房间里,只有H才能离开。

他们用尽全力也无法破门可出,无奈之下,向来坦诚的路飞便向他发出H的邀请。

 

不自觉地翻开下一页,萨博倒吸了一口冷气,却并没有让自己冷静下来,反而更加燥热,甚至身体的某个部位也坦诚地有些蠢蠢欲动。

 

 

他眼睁睁地看着漫画里的自己是如何脱下路飞的红色衣衫,如何将路飞压在自己身下,又是如何一步一步诱骗着路飞坠入情//爱的深渊……

 

 

漫画里的他做了他从未想过的事,不,或者说,是做了他想做却又压抑着自己不能去做的事,几乎是将他所隐藏的另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

 

 

 

萨博精神有些恍惚。

 

甚至到了桑尼号上都未完全回过神。

 

 

 

“萨博~~~~”

 

在看见他的身影后,路飞隔着老远,便迫不及待地用橡胶的能力冲了过来。

 

感受着怀中柔软的身体,联想到不久前看到的那些画面,萨博一时有些心猿意马:“……路飞,好久不见。”

 

 

他强压下心头的邪念,笑着听路飞絮絮叨叨地介绍着自己的伙伴,微微欠身,向众人行贵族的见面礼仪。

 

“哦,对了,还有山治不在,他是我的厨师,做的饭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路飞毫不吝啬地夸耀着自己的伙伴,“萨博你可一定要尝尝!”

 

“是吗?”萨博忍不住揉了揉路飞柔软的黑发,视线下移,“路飞,你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早在一开始,他便注意到路飞手中抓着一本书,封皮花花绿绿的,风格与他之前所看的漫画有些相似。

 

 

“哦,这个啊,是我和山治做//爱的漫画,”路飞大大咧咧道,毫不在意地递给自己的哥哥,“萨博,你想看吗?”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

 

萨博那完美的笑容出现了一丝裂缝,他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船上其他人的反应。

 

罗宾抿唇似笑非笑,那位航海士小姐扶额叹气,除了年幼的船医有些不明所以,其余人或多或少有些无可奈何。当然,情绪最突出的还是那个绿发剑客,黑着脸任谁都能感受到他身上冒出的怒气。

 

 

“呵……”

 

萨博接过漫画,象征性地瞄了几眼,尽管他一点也不想看他那宝贝弟弟是如何被其他男人压在身下承//欢的。

 

“哦,山治醒来了!山治!”路飞笑着向自己的伙伴挥手,“我的哥哥,萨博他来了!”

 

 

萨博抬起头,看着金发男人走近。

 

那张风流多情的脸与漫画中欺压在自己弟弟身上的男人的脸相重叠,那一刻,萨博脑内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崩断了,他笑了。

 

 

“你好,我是萨博,我的弟弟,路飞他承蒙你照顾了。”

 

 

……

……

……

 

 

午后,萨博终于得以与路飞独处。

 

他们兄弟二人也总算是有时间坐在一起,细细诉说过去的种种,只是每每提及艾斯,两人都难免有些伤感,或是遗憾……

 

 

但所幸,这份淡淡地伤感并没有维持太久。

 

 

“萨博,你见到我不开心吗?”路飞冷不丁地开口。

 

 

萨博诧异:“为什么会这么问?”

 

 

“因为,萨博你在抗拒着我啊,”路飞那水汪汪的眼眸里透着几分不解,“从今早开始,只要我接近你,你的身体就会变得很僵硬很奇怪。而且,你还一直躲避我的视线。”

 

 

“……萨博,是在讨厌我吗?”

 

 

说着说着,路飞似乎更加委屈了,眼巴巴地望着萨博,一副想靠近又不敢靠近的神情,瞬间让萨博回想起过去,被艾斯凶后,路飞那泫然欲泣的模样。

 

 

真是不知道该说这小子敏锐好,还是迟钝好。

 

……笨蛋。

萨博摇头,自嘲地笑了笑,然后伸手将路飞揽入怀中。

 

 

“我没有讨厌你,路飞,”萨博的手掌轻轻地抚摸少年的后脑勺,在路飞看不见的地方,他的神情格外坚定,眼中燃烧着莫名的火光,“我永远都不会讨厌你。”

 

 

“那萨博为什么要……哎?”

 

路飞正欲询问,却不经意地触碰到萨博藏在怀中的硬/物,他将那东西顺手拿了出来。

 

 

是漫画。

 

看清路飞手中的东西,萨博脸色微变,却又在瞬间恢复原样。

 

 

“萨博也喜欢看漫画吗?”

“不是……我忘记了,这是克尔拉要我转交给罗宾的。”

“哎?是这样吗?”

“……嗯,是吧。”

 

……

 

 

萨博打死也不会想到,他有一天竟能和路飞躺在一起,看着他们自己的X漫画。

 

 

“哎,萨博,你也想这样做吗?”路飞指着漫画中的小一格内容,坦坦荡荡,完全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地向身旁人发问。

 

 

“……”

 

 

萨博默然地看着漫画中的自己露出鬼畜而隐忍的神情。那是“他”和“路飞”的前//戏,“他”的手附在“路飞”的屁股上,旁边的气泡诉说着他心底的渴望——想要快点插//入这里。

 

他知道,他应该快速否认的。

可是,在对上路飞那双仿佛能看透一切的眼睛时,他迟疑了。

他本能隐瞒一切,但他无法对着那双纯洁的眼睛说谎,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他心底那肮脏的欲望根本无处藏匿。

 

……他曾真的这么想过,甚至不止一次地在梦中暴露了自己的邪念——他竟然会对自己的弟弟产生占有欲。

 

自从两年前,他恢复记忆起,他便开始搜寻路飞的一切资料。他迫切地想要知晓路飞的全部,路飞经历了什么,遇见了哪些人……他想要填补他们之间这空白的多年。

 

他悔自己醒悟太晚。

他怨自己错过太多。

他也恨自己不能立刻出现在路飞身边。

 

这,本应该是哥哥对弟弟的正常宠爱……可这份爱却悄然变质。

 

他,向世人宣告着自己的身份,他活跃在众人眼前,他一次又一次地表明路飞与自己的关系。

 

他……想要占有路飞的全部。

 

他想要在路飞相关的一切上,都留下自己的痕迹。

 

这样扭曲的感情,终是辜负了路飞对他的信任,更是亵渎了路飞对他的纯真感情。

 

若是路飞知道了他心中所想,会怎样看待他?

讨厌他?疏远他?

他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萨博敛眸,压下眼中凝聚的风暴。

 

 

见萨博不语,路飞突然坐起身,一把扯掉了自己身上的衣衫。

 

 

“你做什么,路飞?!”

 

看着横跨在自己身上,赤//裸着上身的路飞,萨博猛地回神,震惊的连嗓音都有些发颤。

 

 

“做//爱啊。”

 

 

“?!”

 

 

“虽然我没做过,也不是很清楚该怎么做,但萨博想要插//入的话,我们可以试试,”路飞的笑容同往日无异,依然用着最纯洁正气的脸庞诉说着最涩情最让人浮想联翩的话语,“如果萨博能变得开心起来……”

 

 

“…路飞……”

萨博抬起手,用黑色的皮手套轻轻地摩擦过路飞的唇。

 

“嗯?”

 

“别再诱惑我。”

 

 

————

 

 

最终,二人什么也没有做。

 

萨博仅存的理智,让他没有跨越那道界限。

 

 

路飞似乎也因为过于困乏,而沉睡。

 

他侧躺着,轻抚路飞熟睡的脸庞,回想起不久前的对话。

 

 

“你不厌恶吗?”

 

“为什么要厌恶?”

 

“我对你,对我的弟弟竟生出那样龌龊的想法。”

 

“不会啊,萨博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讨厌啊,”路飞又一次笑了,“再说了,为什么做//爱就是龌龊?那不是让萨博快乐的事吗?”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你是什么都不懂,还是看清了一切,”萨博闭了闭眼,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和曾经一样,你还是那么有趣。”

 

 

 

 

 

感受着路飞平稳的呼吸,萨博身体微微前倾。

 

在少年的额间落下一吻。

 

路飞是他弟弟不假,但也是他挚爱之人,是他愿意用一生去守护的人。

如果说,曾经是艾斯陪伴在路飞的身边。

那么,路飞接下来的人生,将由他来保护到底。

 

这份爱,并不龌龊,也不肮脏,更不曾违背常理,他也只是顺应了自己的内心。

 

路飞本身,就已是他的一切。

 

 

萨博缓缓起身,半晌,才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门。

 

甲板上,罗宾正坐在椅子上看着书,看见他,便笑眯眯地开口:“这样好吗?路飞还没醒来,就悄悄地走掉?”

 

“等路飞醒来,我再要离开,恐怕就要费很大功夫了,”萨博顿了顿,看向罗宾递给他的漫画,“什么?”

 

“帮我将这个带给克尔拉吧。”

 

“哎?你确定?或许,等到了克尔拉手中,就只剩一团灰了。”

 

萨博笑着瞥了眼手中的漫画,那是早上,路飞曾给他看的那本。

 

 

“看来,好像确实是这样呢。”

 

 

 ————————


【萨路篇完】



下一篇是罗路。



本来构想是ASL,但奈何是原著背景,所以……艾斯篇没有了。

 

 

热度 851
时间 2020.02.21
评论(46)
热度(851)
  1. 共25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