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路篇】当他们看到自己与路飞的R级限制本子时

★ALL路系列文,原著背景

轻松沙雕向,OOC与BUG齐飞

★本篇cp:山治X路飞


娜美,罗宾腐女设定。


要是LOF你人工审核,请务必看清楚,我真的没有开//车,请手下留情啊!『跪』


以上注意避雷。


上一篇戳这里   索路篇 


————————————

正文:



山治觉得糟糕透了。

 

因为,他的秘密,似乎被人发现了。

 

 

 

 

夜,零点已过。

 

桑尼号上静悄悄的,老人孩子以及女士们早已进入了梦乡。

事实上,除去路飞,其他人的作息大都很规律,通常会熬夜的也只有索隆,乌索普和弗兰奇三人。

 

索隆自不必提,船上唯一的守夜者,向来通宵,直到黎明前的那一刻,才会昏昏沉沉睡过去。

乌索普和弗兰奇则是沉迷各自的研究,往往到了凌晨才会休息。

 

山治是早睡派。

由于他要每天早起为众人准备早餐,所以从不熬夜。

 

然而此刻,他的床上却空无一人。

 

 

 

 

厨房亮着一盏小夜灯。

 

山治用颤抖的手给自己点了根烟,神态看起来与往日并无不同。如果不是因为打火机掉落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出卖了他此时焦灼的内心,他可能会选择继续欺瞒下去。

 

 

欺骗自己,瞒过他人——他一直以来做的事。

 

 

 

餐桌上摊开着一本漫画书,或者说……是成人级别的限制性作品。

 

漫画中的场景被描绘的格外细致,山治几乎是一眼就认出了画面中的锅碗瓢盆,火炉橱柜。

 

背景是厨房。

 

而两位主人公就那样赤//身//裸//体,在厨房那种干净整洁不容侵犯的神圣之地,进行着不可描述的运动。

即便只是黑白两色,也无法掩遮掩那淫//靡的色//欲。

 

山治手抖了抖,烟灰差点落在书上。

 

倒不是他大惊小怪。

毕竟船上除了乔巴都已是成年人了,看点带颜色的作品无可厚非。

况且,早在他还是海上餐厅的一员时,就没少撞见那些糙汉大厨聚众看huang,甚至,那些大咧咧的厨师们偶尔还会给他灌输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于是乎,捎带着他一起,他们每次都会被哲夫那个老头揍得很惨。

 

所以,桑尼号上出现这种东西,对他而言,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问题出就出在——这个X本里,主人公是两个男人。

 

 

一个是身形修长,留着性感小胡子的成熟男性。而另一个则是长相可爱,胸口却留着狰狞伤疤的纤瘦少年。

 

……

 

仅仅只是瞥了一眼,山治便感到自己血脉愤张。

 

他敢忙闭上眼,连做几个深呼吸,强压下身体的躁动。

 

就算是在人妖岛经历炼狱般修行后初见真实的美少女,也不曾有眼前这一幕带给他的冲击力大。

 

毕竟前者只是视觉冲击,顶多让他失血过多。而后者不仅是视觉上的刺激,更是颠覆了他多年形成的恋爱观念,甚至是撕开了他自欺欺人的伪装,将他那不能言说,尘封多年的感情公布于众。

 

 

漫画里的男人和他一样,长着特别的圈圈眉。

而那个少年的左眼下也有着同路飞无异的月牙伤痕。

 

 

这,可不是什么巧合。

 

 

山治咬着烟头,狠狠地抽了一口,得出结论:这本漫画里,在厨房激情奋战的二人就是自己与路飞。

 

 

 

厨房陷入死一般的沉寂,山治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没有想到娜美小姐会有这样的东西……难道娜美小姐是发现他对路飞怀有这样龌龊的心思,所以特意想要告诫他吗?

 

山治胡思乱想着,无意识地捏紧拳头。

他的心脏比以往见到美少女时跳的还要剧烈。

是害怕?是紧张?

……又或者担忧之余还隐隐有着那么几分期许。

 

他,在期待着什么?

 

山治有些迷茫。

 

 

 

 

漫画是他在甲板处的小圆桌上发现的。

 

今日下午,他想让女士们品尝一下他的得意之作,饱含着深切爱意的奶油肉松卷。谁料,来到甲板上,那里却空无一人,只有一沓漫画垒在桌上。

 

他鬼使神差地拿起一本,不禁多看了几眼……结果,稀里糊涂地,他就已经在厨房了,手里还攥着那本漫画。

 

待他想偷偷还回去时,两位女士正面对面坐在圆桌旁说着什么悄悄话。

 

……他可没有勇气,当面把这本子递上去。

 

结果一拖再拖,娜美小姐便带着剩下的漫画本回了房间。紧接着,还不等他将漫画放回原处,路飞那个混小子便和绿藻头混蛋勾肩搭背地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冒了出来,缠着乌索普,乔巴,几人在甲板上你追我赶。

 

之后,他就更没有机会了。不得已,他只能将这烫手山芋藏在厨房……导致他吃晚饭时都有些心神不宁,生怕让人发现,就连被自己的死对头嘲讽,他都无心搭理。

 

 

……

 

 

山治叹了口气。

 

正当他考虑着将书先带回自己房间,明日找机会还给娜美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有人来了!谁?!

 

来不及思索,山治一边手忙脚乱地捻灭烟蒂,另一边又火急火燎地熄掉夜灯。

 

今夜没有月亮,一切都被黑暗吞噬。

淡淡地烛火味在空气中弥漫。

 

脚步声愈发清晰,像是直奔厨房而来。

 

来人会是谁?

 

敌人?

 

不可能。

 

山治摇了摇头,有那家伙在甲板上守着,敌人不可能这么悄无声息地潜入桑尼号。虽然他一向看那家伙不顺眼,但在这一点上,他相信那家伙。因为那是他的伙伴,是能够将自己后背放心交给对方的伙伴。

 

来人也不可能是那家伙。他有自己的酒库,且从来不会在吃饭以外的时间来厨房。

 

至于其他伙伴都不曾有起夜的习惯,更不会三更半夜来厨房。

 

这么一来,凌晨时刻不睡觉,能毫无顾忌地在桑尼号上乱窜,还不会被守夜的绿藻头阻拦,并且直奔厨房而来的人,只会有一个……

 

答案呼之欲出。

 

 

要是放在平时,山治巴不得逮个正着,给那半夜偷吃的混小子一点教训。但现在不一样啊,他面前可还放着他和路飞的X本,要论谁现在更心虚,毫无疑问是他。

 

试想一下,若是他拿着这X本被路飞本人撞见了……

 

——“啊,大家听我说,山治那家伙啊,半夜居然躲在厨房偷偷摸摸地看他和我的XX呢。”

 

……

……

……

 

山治甚至都可以预想到明天大家唾弃他的眼神。

 

 

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就在山治暗下决心的时候,那人已经摸进了厨房,正蹑手蹑脚地在黑暗中前行。

 

好在路飞曾来厨房偷东西吃时打开灯,被他发现后挨了一顿狠揍,自此养成了摸黑偷吃的习惯。

 

山治大气也不敢喘,屏住呼吸,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坐在桌前,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敏锐的路飞察觉他的存在。

 

 

但他还是低估了路飞的敏锐程度。

 

 

脚步声在他的正前方停下来。

 

两人隔着一张桌子,山治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他甚至都可以感受到少年轻微的呼吸。

 

“山治,你在这里吗?”少年冷不丁地小声发问。

 

“……”山治当然不可能回答。

 

“啊,原来不在啊,”路飞舒了一口气,“看来是我感觉错了。”

 

 

笨蛋。

山治也稍稍放下心来,尽管他此刻很想敲一敲自己船长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都装这些什么。

不然怎么能集敏锐与迟钝两种对立的属性于一身?

 

 

『啪嗒』

 

储物柜的门被打开了。

 

『呲啦——』

 

保鲜膜被撕开了一个口子。

 

『啊呜啊呜……』

 

食物与牙齿发出摩擦碰撞声。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路飞却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他的胃似是一个无底洞,每天不管吃多少都不会满足。

 

随着时间的流逝,山治紧绷的状态也渐渐缓和。

 

等等,这小子吃了多久了?!他不会是要把储备粮吃光吧?前不久才刚刚补给了物资,还不知道会在海上呆多久。

 

就在这一刻,山治猛地回想起两年前被路飞吃光食物支配的恐惧。

 

他忍不了了,他行动了。

 

 

“给我住口啊!你这混蛋!”

 

“啊——山治???”

 

 

……

……

……

 

厨房的灯被打开了。

 

看着路飞嘴角的肉沫以及角落里的食物残渣,山治气就不打一处来,他忘记了自己最初躲起来的理由,劈头盖脸地就对着自己的船长好一通训斥。

 

 

但路飞从来都不是乖乖受训的主。

 

 

“山治你什么时候来厨房的?”

 

满脑子怒火的山治不假思索:“我一直都在!”

 

“那我在吃之前,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山治顿了顿。

 

“哦~我知道了,山治你也是来偷吃的,所以见我来了,就心虚的躲了起来。”

 

路飞像是发现了天大的秘密一般,开心的笑了起来。

 

某种意义上来说,路飞猜的八九不离十。

 

山治这才后知后觉地身体一僵。

完了,那本漫画,他还在桌子上摊开着。

 

就在这时,山治眼睁睁地看着路飞扭过头,视线落在了那本漫画书上。

 

 

“哎?那是漫画吗?”

 

路飞歪了歪脑袋,似乎有些惊讶,正想凑过去细看。

 

此时的山治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眼瞅着路飞向漫画书伸出手,他想都不想地便冲了上去。

 

阻止路飞看清那本漫画!

 

山治眼疾手快,一把握住路飞的右手,猛地一拉,便让他面向自己,同时又按住他的左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压倒在餐桌上,最后,腾出左手,快速地将那本漫画扫落在地板上。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令人叹为观止。

 

 

“……?山治?”

 

路飞没有挣扎,眨巴着眼睛,莫名地看着突然压在自己身上的山治。

 

 

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山治,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居然为了让路飞不看到那本漫画,反而把路飞给推倒了?!

 

他的智商是跟路飞待久了,自己退化了吗?!

 

这种掩耳盗铃的行为有什么用?!

 

当然,此刻的山治根本来不及思考这些。

 

他的鼻尖与路飞的鼻尖相碰,他不仅可以在路飞的黑色眼眸中看见自己的身影,甚至能够感受到路飞的鼻息。

 

感受着身下路飞柔软却结实的身体,山治的眼前浮现出不久前刚看过的XX……那本漫画里,他也如这般,按倒了自己的船长,就是眼前的这张桌子。

 

山治的大脑同死机一般,满脑子都是……

 

 

厨房.AVI

 

 

 

 

两人并排坐在桌前。

 

“山治?”见山治不语,路飞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山治低着头,使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你不看看吗,那本漫画书。”

 

 

那本漫画此时就躺在路飞的手边,封皮上两个男人相拥在一起,特征明显,很有标识度,山治不相信路飞认不出来。

 

但路飞却丝毫没有翻动的意思,他摇摇头:“山治你不想让我看,那我就不看了。”

 

“……”这样啊。

山治一怔,随即弯了弯嘴角。

 

 

“比起这个,山治你在烦躁什么吗?”路飞明显对漫画书毫无兴趣,他攀着山治的臂膀,凑上前去,“有我们呢,不用担心。就算你家人又来逼你,我们也能战胜他们!”

 

“为什么?”

 

“因为我很强啊!”路飞理所当然。

 

“不,我是问,为什么要帮我?”

 

“帮你需要理由吗?”路飞微微皱眉,似是在思索,但他并没有纠结太久,“因为你对我很重要啊!我需要你!”

 

 

注视着路飞那近在咫尺灿烂的笑容,山治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要触碰这一刻属于他的太阳。

 

……笨蛋。

感受着指尖传来的柔软触感,山治轻轻地笑了。

 

 

这就是他的船长啊。

同朝阳一般,总是驱散着他心底的阴霾。

 

 

山治突然找到了自己一直寻找的答案。

那颗埋藏在他心底深处的种子,终于沐浴到了阳光,在此刻生根发芽,破土而出。

 

他其实根本不用去在意自己的性取向。

也不用纠结自己对路飞到底怀着怎样的感情。

纯洁的友情也好,龌龊的欲望也罢……哪怕是真挚的爱情。

 

他只要知道,路飞需要他,而他也需要路飞就足够了。

 

 

他永远都喜欢lady。

但,同样的,他的船长,也是他心底永恒而特殊的存在。

 

 

“看看吧,那本漫画,”山治点上烟,“是我和你在做//爱。”

 

他突然想看看路飞的反应。

 

是错愕?震惊?恶心?还是羞涩?

 

然而,这些神情都没有在路飞的脸上出现。

 

那个少年很平静。

 

“哎?是吗?这次是我和山治吗?”语气就和“今天吃什么”一样平淡。

 

“这次?”山治敏锐地扑捉到关键词,“什么意思?”

 

“啊,中午的时候,索隆也给我看漫画了,是我和他的。”

 

“???在做//爱的吗?”崭新的香烟掉在地板上。

 

“对啊,而且索隆的那本比山治的这本厚多啦。”

 

“我TM&/@%#%*#绿藻头那混蛋%#*#*@\\\”

 

 

 

 

翌日。

 

山治破天荒的起晚了,或者也是理所当然的。

 

他走出房门时,众人都已经起来了,正聚集在甲板上。

 

“嗯?发生什么了?”

 

“山治!萨博来了哦!”路飞爬在一个金发男人的背上,笑嘻嘻地冲他招手。

 

萨博?

哦,那个革命军的二把交椅,路飞的另一个哥哥。

 

“你好,我是萨博,我的弟弟,路飞他承蒙你照顾了。”那金发男人笑着向他伸出手。

 

“哦,你好,我……”山治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便感觉右手一疼。

 

只见那家伙笑的十分温和有礼,手上却在暗中使力气。

 

什么情况?他有得罪过面前这个男人吗?

 

山治皱眉。

 

这时,山治才看见,金发男人的另一只手里正拿着一本漫画——昨天,他交给路飞的那本。

 

心领神会的山治也笑了,立刻用力捏了回去:“路飞是我的船长照顾他,填饱他是我应该做的。”

 

两个金发男人都笑的谦和。

 

至于右手——谁疼谁知道。


——————————

【香路篇完】


下一章是萨博没错了。


这里阿情,请多指教。



忘记贴图了。

图源见水印。

可能有人会问,山治明明十二点才睡,我却还说他是早睡派。


因为,对我而言,十二点半前都是早睡【狗头.jpg】

热度 759
时间 2020.02.15
评论(49)
热度(759)
  1. 共17人收藏了此文字